詹天佑: 积贫积弱的年代,他做到了“未差秒黍
文化
福州新闻网_福州新闻资讯网站
福州新闻网
2018-09-22 15:19

  张晓磊
  詹天佑: 积贫积弱的年代,他做到了“未差秒黍”

詹天佑: 积贫积弱的年代,他做到了“未差秒黍

  图① 詹天佑 图② 詹天佑故居 图③ 京张铁路通车典礼

  英国学者李约瑟曾在其著作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中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?”这个被称为“李约瑟难题”的命题,为近代中国带来了深重的苦难,也让更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科学技术对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复兴所肩负的巨大使命。

  詹天佑便是这些有识之士中的一位。1861年,詹天佑出生于广东南海,他12岁留学美国,1878年考入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,主修铁路工程。作为近代中国科学技术界的先驱者之一,他始终怀有一颗赤诚的报国之心,他将所就读的耶鲁大学的班铭“在实践中求希望”印在心底,并付诸于祖国工程建设事业中。

  20世纪初清朝政府提出修筑从北京到张家口的铁路计划,该路长200公里,是联结华北和西北的交通要道。作为中国人自主筹资修建的第一条铁路,京张铁路所经之处地势复杂,在那个积贫积弱的年代,其修建难度之大不言而喻。当时,英俄等国的报纸对此很是不屑一顾,叫嚣“中国造此路之工程师尚未诞生”。作为毅然担起重任的总工程师,詹天佑抱着“始则几忘其难, 继则不敢畏难,且直欲自秘其难”的无畏精神,在“使用仪器几无之地”的艰苦环境下用最精湛的技术完成了整个工程。

  詹天佑常说:“工学家必从事业以求真理。凡外国有新理、新品之发生, 务须研究其原因,而从事仿效,加以种种之试验,作出种种之模型,虽失败于前,必改良于后,弹精积虑,以求发明。”

  南口到八达岭之间的“关沟段”是京张铁路中地势最为陡峭的,短短20公里的路程,海拔却升高了600余米。这种地势难度之高世界罕见。当时,火车想要通过八达岭,需要开凿一条2000多米的隧洞,但这是当时的施工技术、经费和时间所达不到的。詹天佑经过多方缜密的计算和勘测,大胆地采用了当时世界上最新式的“人”字形铁轨设计“以免坡度之陡”“以减山洞之长”。“人”字形铁轨虽然不是詹天佑的发明,但这项1905年才被肯定的技术能在问世之初就被詹天佑学习运用并取得成功,不能不说是他带领中国人进行了一次了不起的创新。

  袁世凯曾询问詹天佑修建京张铁路的困难,詹天佑答:“真正的困难是在八达岭。”八达岭隧道长达1000余米,地质属于坚硬的花岗岩,开凿起来困难极大。詹天佑和工程师们经过研究,使用了中距离凿井的办法,分6个作业面同时掘进。在洞两端相对中点凿进的同时,再于洞身中部开两口大竖井。在挖至预定中线和水平线后,再分向两端掘进。1908年5月,八达岭隧道全部打通,“测见南北直线及水平高低”“未差秒黍”。面对这样无懈可击的工程,到场外国专家的震惊和敬佩可想而知。

  在1909到1911年间,他直接间接主持或给与关注的铁路工程遍及塞北、岭南、长江上下流域。除了“中国铁路之父”的称号,他还被誉为“中国近代工程技术之父”。他最早设计了武汉长江大桥图纸,创新性地将“压气沉箱法”应用于滦河铁路大桥的施工。他创办和主持了中华工程师学会,以推动中国近代工程的学术研究与交流,发展中国近代工程事业。他致力于中国工程技术的著述和标准的制定,编订了中国第一部工程学词汇表——《新编华英工学字汇》。

  在詹天佑看来,学术和工程无论多么精进,做人的优良品质才是首要的。他曾在《敬告青年工学家》中说道:“学术虽精,道德不足,犹诸筑高屋于流沙之上,稍有震摇,无不倾倒。”坚持务真求实,是他毕生的人格追求。他常常说的话是:“工学家必从事业以求真理。”

  在京张铁路刚开工的时候,工程列车中有一节列车由于车钩链子折断,造成了脱轨事故,工期也因此拖延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詹天佑在列车间使用了一种更为先进的自动挂钩。由于自动挂钩的发明者叫Janney,译音与詹天佑的姓氏相同,所以很多人误以为自动挂钩是詹天佑的发明。对此,詹天佑自己多次澄清,并在他编写的《新编华英工学字汇》收录“詹氏车钩”词条,在音译Janney CoupIer时,特意把“詹”字改“郑”字,译为“郑氏车钩”,以避免讹传。

  1919年4月,詹天佑因疲劳过度,旧日腹疾复发,不得已请假就医。在去世前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,他的临终遗嘱却语不及私,留下了“振兴工程、兴国阜民”的遗言。他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勇于创新、不畏艰难、一丝不苟、严谨审慎的科学精神,也诠释了一代中国科学人的爱国热情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kaixinbooks.com/wenhua/3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