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
财经
福州新闻网_福州新闻资讯网站
福州新闻网
2018-09-26 15:27

  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,改革开放40年——“穷”老汉奔小康

  一场秋雨,一场凉。陕北高原墨绿尽染,在这个丰收的季节,山山峁峁间到处是红彤彤的苹果。

  “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”赵金祥的小孙子对着箩筐里刚摘下的苹果认真的数着,“老赵,你把梯子拿过来让我也用一下”远处的妻子喊道,“来咯”赵金祥从梯子的第二层直接跳了下来扯着嗓子回答道,满眼的喜悦和那一条条曲折不均的皱纹里流露出来的是满满地幸福。

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,改革开放40年——“穷”老汉奔小康

  今年61岁的赵金祥是延川县杨家圪坮镇孙家塬村的农民。几十年过来,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奉献给了这片黄土地,借助改革开放的东风,四十年来他用劳动创造了财富,改变了自己家的生活状况,也见证了他们村乃至黄土高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,改革开放40年——“穷”老汉奔小康

就想吃顿饱饭

  “经常前胸贴后背,每天除了想吃还是吃,饿的不行呀。”回忆起学生时候的生活,打开话匣子的赵金祥苦笑着。

  “现在的娃娃是真享福,每天家庭作业写完就算任务完成了,我们小时候放学回家路上,看见路边有个柴棍棍都要抢着捡回去烧火做饭,或者背着镰刀拾掇一筐子猪草回去喂猪,回家路上都思谋着为吃饱饭能多做点什么事。”赵金祥回忆着,“回到家里大人在山上劳动的话自己还要主动烧火做饭,我们家里兄弟姊妹又多,七八岁的娃娃还要照看一两岁的弟弟妹妹。”

  苦菜、烧圪卷、麻汤饭、酸菜现在作为特色饭菜招待远方客人,可在赵金祥眼中,这些都是有时代印记的饭菜,“平时就吃糠叶饭,偶尔吃个‘黄元帅’(玉米窝头)都幸福的不行,高中时候一个同学花四毛九分钱买的一包饼干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。”赵金祥讲道。

  “上高中后从稍道河乡坐个班车到县城,五毛钱的车费都掏不起,同村如果有拉架子车去赶集,一大早就守在人家门口等着出发,赶到集市上都快晌午哩,现在从村里出发到县城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,瞧这变化有多大”赵金祥说。

  除了交通上的不便,当初那个年代人们主要是为吃穿发愁,孩子们盼望着正月的到来有肉有饺子吃,条件好点的还能穿上新衣服,最难熬的要数青黄不接的三、四月了,就有吃不上饭的人出来讨饭,俗话说忙腊月、富正月、半死不活二三月是真实反映。“记得当时村里有一家买回来猪肉,还没做熟就被孩子们吃的差不多了,那时候日子过得太辛酸了”赵金祥感慨道。

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,改革开放40年——“穷”老汉奔小康

吃上白面了

  1978年“包产到户”举措在小岗村实行不出两年便解决了温饱问题,这个来自远方的消息传遍了黄土高原的每个乡间田野,大家都期待的分田到户,让赵金祥看到了希望。

  土地是农民的衣食父母,只要勤劳肯干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“把地分到户以后,村民干劲十足啊!天不亮全家有劳动力的都上山劳动,直到晚上看不见才回家。山地上全部都种的是小麦、高粱、谷子、糜子等粮食作物,平地上家家户户都种白菜、萝卜等时令蔬菜,不到第三个年头,交过公粮后自家的粮仓再也没有空过”赵金祥说,从那时起,学生时代憧憬的顿顿吃白面,成为了家常便饭。“早上吃白面馒头,下午吃白面面条,招待亲戚客人再也不用问邻居家借了,肉也不再是过年的奢侈品,赶集的时候在集市割点肉回家改善伙食也成了一种生活习惯。”赵金祥回想着过往脱口而出。

  经过几年勤劳奋斗,赵金祥家里吃的穿的都解决了,口袋里也有些余钱,他就开始着手住的问题。“那时候工钱一天五块钱,自己就靠种谷子、老麻子、豆类等作物换取现金,就这样欠了别人的钱好几年才还上,那时候一年存款才几百块钱,大家都没钱”赵金祥谈起他们家箍新窑那会儿家庭情况说,在广阔农村,箍窑盖新房不止是赵金祥一家,在解决温饱问题后,整个农村都开始兴建住所,改善居住环境。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收音机“三转一响”也不再是奢侈品走进农户家中,甚至个别人都开上了机械三轮车, 生活水平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从“想吃顿饱饭”到“日子好过了”,改革开放40年——“穷”老汉奔小康

日子更好过了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kaixinbooks.com/caijing/484.html